阿梳_

不定期挖坑,一个短篇撑三年

【曹郭】【荀郭】周练卡片-NTR,甜甜圈,白色连衣裙

  周练卡片-NTR,甜甜圈,白色连衣裙
  
  摸爬滚打到了年末,自郭嘉跳槽到曹操的公司也有了十二个年头。十二年并不算短,期间种种却仍是历历在目,仿如昨日。仔细算来,曹操这从一间不到二十平米的廉租房发家的公司至今也已历了……十九载春秋了。
  
  曹操一醒来入眼的便是窝在旁边扳着手指算数的郭嘉,被子从胸前滑下几分,正巧露出了些携着艳色的痕迹。
  “一大早算什么呢?”曹操贴近郭嘉耳侧,轻轻吹了口气。
  感到耳根一阵发麻,郭嘉瞥了眼曹操,腾出一只手拍拍凑在身边的头又往后推了推,自己再噌噌移靠到了对方身上。
  “这不是正算着曹总您这黑心作坊祸害了祖国大好青年多少个年头呢么。”
  曹操眼中似是闪过了些细小亮光,也来了兴致:“几年了?”
  “到明年就该有二十年了。”
  “……真没想到,竟有这么久了。”闻言,曹操怔了半晌,这才开口。
  郭嘉扭头瞅了瞅身边的人,接道:“是啊,我在您这儿可也打了快十二年白工了。”末了又唯恐遗漏般补上一句,“有时还得倒贴。”
  “瞎扯,自荀文若荐了你郭奉孝到我这儿来后我何时亏待过你?你倒是再去找个能把自己家贡出来给你的老板。”曹操看着怀里的祖宗当真哭笑不得,又不经意瞥到了郭嘉眼角处凝涸的淡色水迹,心下一动,略低下头便在那人的眼睑上落下了一抹绵长的湿痕。
  这两人腻歪了半天,拖来拖去总算记起自己还有上班的正事,这才匆匆换了衣服起身洗簌。郭嘉收拾起来向来都是风驰电掣的速度,不一会儿就抱了两件西装外套靠在玄关一边打呵欠一边观摩曹操拾掇自己的发型。他家曹总金贵的脑袋顶上最近好像出了些问题。
  “刚刚说起文若,估计这几天他就该回来了。”曹操忽然道。
  “嗯?文若要回来了?”郭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与荀彧自小相识,关系优劣自是无需多说,甚至他到曹操这里工作也是经了荀彧的介绍才得以如愿,只是当初他入职不久荀彧便被外派出国了,国外联络多有不便,两人这才不得不减少了联系。
  “外面的业务基本都稳定下来了,这次回来后就不放他出去了。文若稳重,正好让他帮我管管行政部,你觉着怎么样?”曹操终于满意的顺了几下自己的头发,从郭嘉手中接过了衣服,问道。
  套上外套后郭嘉就先曹操一步出了门。清晨的阳光正好,透着股郭嘉理解不能的生气,他微眯了眯眼。
  “我自然是巴不得您给文若多带几个高帽。”
  
  
  曹操的房子离公司相当近,这也是每天早上这两人在家磨叽大半天又不至于迟到的最大原因。
  到了公司两人便分道扬镳了,曹操要赶去会议室主持这周的例行晨会,而郭嘉以色谋了些私利,例会时间向来是稳坐部门补眠用的。所以这人进了企划部就心安理得的躺去了休息区,路过衣架时还不忘顺了件衣服蒙头用。
  
  会议室要比部门办公区暖和不少,因而贾诩前脚踏进企划部后脚便感到一股寒气渗了全身,快步走到衣架前却又寻不到自己之前脱下的外套。贾诩抬头环顾了一番,依旧找寻无果便敲了敲身旁的桌子:“见我衣服没?”
  程昱原本正趴在自己办公桌上装死,听到贾诩的声音这才缓慢的抬起了头,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又朝休息区努努嘴:“这不,咱郭总监头上正蒙着呢。”
  休息区紧挨着办公区入口,凡是进来的人少不得要从休息区路过一遍。郭嘉睁眼时正瞅到部里的大小伙子们挤成一团从门口往自己工位上挪,一个个步子飘得像是下一步就要当场扑街。虽说企划部平日算不上什么特别阳光积极的部门但却怎么也不至于让部员沦落成这般寻死觅活的模样——那是隔壁人家技术部的部门文化。郭嘉正看着自己家部员那幽怨的像个林妹妹的模样纳闷,却是忽然被人挡住了视线。
  “我衣服呢?”贾诩咬牙切齿道。他自然已经看到自己的衣服身处何处了,只是——
  “喏,谢了。”郭嘉把手里揉成一团的布料塞进了贾诩怀里,“哎,这是咋了呀?”
  贾诩瞪着眼睛盯了那团堪比咸菜干的布料半晌,叹了口气:“得,我也不是今天才知道你是我祖宗……只是你到底又给咱老板瞎吹了什么枕边风?”
  “啥?”郭嘉一脸无辜,“我最近应该没在他跟前说你坏话。”
  贾诩瞥了郭嘉一眼,这意思就是以前没少说过。
  “没和你扯这事儿。咱老板今天晨会上忽然说要大办今年的年会,喜迎公司成立二十周年。”
  “这不挺好的吗?”郭嘉闻言不动声色的回答道,自己在心里颤了两颤——这好像还真和自己的枕边风扯上关系了。
  “重点是他让每个部门自己出个节目,内容要积极向上,富有创新性,还要突出部门文化特色。”
  饶是郭嘉这会儿也愣了半晌——且不说年末向来是企划部赶工的地狱期,平时就是闲着也没人想去排什么节目啊。
  “我去给他吹吹枕边风,咱能不参加吗?”
  “不能。今年年会由行政部负责,咱陈群主任可是死盯着我们郭大总监领着的企划部呢。”贾诩看着郭嘉面无表情,而后者分明从他眼中看出了几分笑意,幸灾乐祸的那种。
  企划部里是个人都知道郭嘉最喜欢给别人找事,自己除了正事外却是能少干就绝不会多干的主。于是郭嘉这时也应景的换上了一脸苦相,贾诩看着直觉有趣,强忍着没笑出声,转过身朝郭嘉摆了摆手,拎着衣服准备回自己工位。
  “您老准备准备,下午记得去行政部抽签啊。”贾诩扭头补上一句。
  “抽什么签?”郭嘉有气无力的问。
  “老板担心咱们不积极,让过去抽签决定节目。”
  郭嘉眼皮一抽:“我去?贾大总监您不怕我给咱抽个绝世好签回来?隔壁消防局老孙那事儿你又不是不知道。”
  贾诩明显身体一僵:“别介,谁不知道你郭乌鸦有能耐。趁着有时间,您老还是放过我们企划部,多念念别的部门吧。”
  曹操公司隔壁就是市上的消防局,前局长和曹操以前有点小过节。具体情况不再详述,大体事件就是郭嘉前脚念了句“孙策怎么还不下台”,后脚时任消防局局长的孙策同志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伤了腰椎,在医院住了两个月就退休不干了。自此,郭乌鸦名声大噪。
  
  所以当郭嘉捧着那张上书“童话剧《白雪公主》”的纸条回来的时候,企划部众人没有一丝意外,甚至冷静自若的讨论起了谁演白雪公主。
  
  企划部人多但却是个典型的和尚庙,看着女性角色表都很头疼,却都不约而同的演起了假惺惺的谦让戏码。一时间“您演吧?”“不,还是您演吧。”这样互相推诿的声音此起彼伏,好不尴尬。
  “我觉得你们郭总监肤白貌美,头发乌黑,嘴唇殷红,十分符合白雪公主的形象。”贾诩忽然插嘴道。
  郭嘉看了贾诩一眼:“我觉得你们贾总监心狠手辣,阴险歹毒,十分适合扮演恶毒后母。”
  “怎么会。我可不会演戏,后母这角色还是让给别人吧。”贾诩道。
  “哎呀白雪公主这么娇弱的人我怎么演得了,不如还是贾总监您一人分饰两角吧?”郭嘉接道。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企划部奇奇怪怪的风气就是这两个人带坏的。
  “得得得,这样推来推去也不是办法,咱也抽个签,成不?”
  程昱瞅着情况不太对赶忙上来打圆场,部里管事儿的几个一合计,倒也觉得可行。于是郭嘉又摸去了行政部把下午抽签的盒子顺了回来,豪迈的扔到了部门会议室的桌子上。
  签做起来也快,为了照顾企划部庞大的部员数量,除了主要人物外特意把一些阿猫阿狗的角色也放了好几个。
  “来来来,都来抽签,抽完才准回家。”郭嘉招呼道。
  结果出来的也相当快,郭白雪和贾后母勇担重任。只是——
  “那个小王八蛋做的签?王子去哪儿了?”
  是的,没有王子。
  郭嘉把签盒掀开才发现还剩着一张签在里面傲世独立着,显然是做签的时候多做了一张。这麻烦可不小,毕竟王子公主可是童话标配,而重新抽的话又要考虑删减哪些角色,这样一来二去,只怕要等到明天上班才能分出来了。
  贾诩也很愁,但还是招了招手放了部员回家:“先都回家吧,剧本找行政部要,明天先开始练着。王子戏份不多,到后面再加吧。”
  ——实在不行就找咱老板演呗。贾诩是这样想的。
  毕竟曹操永远不会拒绝郭嘉。
  
  不过救星来的也十分快。
  第二天企划部照例赶工,郭嘉也是忙的昏头转向,进行着却忽然发现手边少了份文件。
  “我出去拿份材料,有事等我回来啊。”说着郭嘉就急匆匆往外走,一出门就撞到了一个迎面来的人身上。
  “对不起啊,走得急,没看见你。”郭嘉低头揉了揉脑袋。
  “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躁?”
  郭嘉闻言浑身一僵,猛地抬头就看见熟悉的那人正冲着自己笑。
  是荀彧。
  “文、文若?”郭嘉愣愣的问。
  “是我,我回来了。”荀彧对郭嘉笑着,冲他张开了双臂,“抱一下吗?”
  郭嘉没说话,直扑进了荀彧怀里。
  “你、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不是还要等几天吗?”两人已有十数年未见了,猛然得见让郭嘉愣了半天,说话竟带了些结巴。
  “昨天就回来了,你没去晨会就没看见我。”荀彧摸了摸郭嘉的头,“昨天交接工作忙了一天,没有时间过来。今天得了些空,就想着过来找你聊聊。”
  郭嘉连忙把荀彧引进了企划部,两人往小会议室一钻,“咣当”一声落了锁,只留了不明就里的部员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他不是去拿文件了吗?”杨修戳了戳身边的人,问。
  “谁知道。”
  
  总之那两个人在小会议室里鬼鬼祟祟呆了半天才出来,而郭嘉刚把荀彧送走就跑回来美滋滋的宣布:“孩儿们,我给你们找了个王子。瞧瞧刚刚那个,帅不帅?”
  “帅帅帅。”企划部众人敷衍道,答完又是继续埋头赶工。
  “哎,人家荀彧才回来你就这副样子,是要把咱老板放到何处啊?”贾诩戳了戳郭嘉,开玩笑道。
  郭嘉笑道:“咱老板是咱老板,文若是文若嘛。”样子似乎与平常无异,但贾诩却注意到郭嘉在回答前明显顿了一下。
  这是要……搞事呀。贾诩摸了摸下巴。
  
  人员这便算是敲定好了,之后排练进行得也算是顺利,转眼便是到了年会当天。
  郭嘉占了小会议室当更衣室,却是呆了快半个小时也没见出来,眼看着上场时间逼近,门口等着的贾诩也有点儿急了,上前敲了敲门。
  “你好了没?我斗篷还在里面呢。”
  郭嘉的声音很快就传出来了:“你再等等,我这衣服有点难办。”
  毕竟是公司自己办的年会,也没有专门出去租什么演出服,服装基本都是员工们自己凑出来的。郭嘉本来是不愿意穿裙子的,但部员一致认为“不穿裙子的白雪公主才不是白雪公主”,而正当他推脱找不到裙子时文秘蔡小姐就恰好送了条白色连衣裙过来给他,并且美名其曰“老板让送的”,郭嘉只得妥协。而贾诩就简单多了,大家对恶毒后母并没有强制要求,他就穿了黑衣黑裤,又拿黑色窗帘布缝了个斗篷,标准的坏人模样。
  又过了五分钟,郭嘉这才打开了小会议室的门。
  贾诩也是这时候才看清楚他们老板这是送了条相当了不得的裙子——你想想,一个男人,穿着修身鱼尾长裙,还露着肩膀,自然怎么看怎么奇怪,但郭嘉穿起来不仅不违和还隐约透出了一种奇妙的美感,让人的目光不自觉想去追随他。
  贾诩干咳了一声,郭嘉自己似乎也不太好意思,外面披了贾诩的窗帘布斗篷:“我先穿会儿,等上场我再给你。”
  贾诩默默点了点头。
  
  等到郭嘉拉着贾诩磨蹭到后台,荀彧已经在后台等了许久,一看到两个人就起身过来迎接。
  荀彧今天穿了一身白色定制西装,系着空蓝色的领带,又带着一贯的金丝眼镜。他长相本来极佳,这样穿着起来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贾诩也偷着多瞟了几眼,心里不住感叹长相这差距真是与生俱来的。
  郭嘉这会儿已经磨蹭到了荀彧身边,拽了拽他的袖子:“哎,你今天真好看呀。”
  荀彧帮郭嘉解开了斗篷,看到郭嘉穿着的裙子时动作凝滞了一瞬,笑着接道:“哪有你好看。”
  而一旁的贾诩发誓他看到郭嘉那张比十八个城墙垒一起还厚的脸红了一下。他现在十分庆幸曹操刚刚被家里发烧的小儿子叫回去了,不然这场面一定会十分美丽。
  
  很快就到上场的时间了,企划部却偏偏这时在后台闹成了一团。
  “总监你的苹果呢?”
  “谁去买苹果了?”
  “我的天,没有人买苹果吗?”
  是的,这群演《白雪公主》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提前准备苹果,场面顿时十分混乱。
  这时主持人蔡小姐已经报完幕过来催上场了,见他们慌成这样急忙询问原因。
  贾诩简单说明了一下没有苹果的事实,蔡小姐低头沉吟片刻,忽然抬头道:“甜甜圈可以吗?我刚刚买了一盒甜甜圈还没有吃。”
  贾诩眼睛一亮:“就它了!”
  
  解决了这个问题后,演出基本上就十分顺利了。别的部门对于郭嘉的裙装十分喜闻乐见,都举着手机一阵狂拍,拍得郭嘉青筋直跳。
  
  “噢我亲爱的郭白雪,我想你一定会十分乐意离开城堡,为我在雪地中寻找诱人的小草莓吧?噢天呐,你是这样的娇弱细嫩,我真担心失去了城堡庇护的你将要受到怎样令人心痛的折磨。”贾诩一手捧心,一手扶额,摆出一副十分心痛的样子,十分认真的棒读台词。
  “噢尊敬的王后殿下,您是这样的美丽仁慈,请不要为我担心,允许我为您献出自己那微薄的力量吧。”郭嘉双手相握置于胸前,同样棒读道。
  台下的观众显然忍笑忍得痛苦,脸上几乎全都憋成了猪肝色。
  
  剧情进展很快,这时白雪公主在小矮人的房屋前吃下了伪装后的恶毒后母赠予的甜甜圈,陷入了沉睡。
  台上一片寂静,众人都把目光聚集到了静静躺着的郭白雪身上。而正是这时,沉睡的郭白雪动作颇大的踹了身下的木板床一下。只见床板左右摇晃了几下,险些把郭嘉晃了下来,台下隐约能够听到那床板骂了声娘。紧接着,伴随着“吱吖”的声响,木板床开始十分缓慢的向后台移动。
  那场面着实让人虎躯一震。台下看戏的夏侯渊眼皮跳了跳,抬胳膊戳了戳他哥:“……那床成精了?”
  夏侯惇盯着床看了一会儿,开口:“是程昱成床了。”他看到被单下隐约出现了程昱今天穿的那双球鞋,夏侯惇没有买到的限量款。
  
  很快,荀彧王子上场了。他仔细端详着郭白雪的面容,动情地说道:“啊,亲爱的白雪公主,您是这样的美丽,这样的让人着迷。我被您深深地吸引,您就是我生存的意义!请允许我,请允许我冒昧的向您索取一个温柔而令人难忘的吻——这将成为我毕生的荣誉。”
  台下的女员工不断发出“呀——”的尖叫声,荀彧王子的魅力显然十分巨大。
  荀彧王子缓缓低下了头,将唇瓣印在了郭白雪的殷红的唇上。
  
  很好,可以完美结束了!贾诩在后台十分欣慰。
  然而贾诩猛然看到本应沉睡的郭白雪抬起手环上了荀彧王子的腰,并且眼睁睁看着两个人开始在台上交换起了唾液。
  贾诩头皮一阵发麻,他已经不敢想明天曹操知道后会是什么表情,只能扯着嗓子喊:“拉大幕!后台人呢?快拉大幕!”
  


-------
本身只是一个周练,字数不小心超了,所以后面进行的比较仓促
抽到ntr的标签有些懵逼,不要管它的逻辑啦【X
有空也许会写长😂到时候再完善一下前后的逻辑关系和细节吧...

通篇读下来,发现配角役的文和才是台词最多的人
曹操的公司其实就叫曹操公司